1. 首页
  2. 股票基础知识_炒股入门知识

美国2000亿关税从18%到38%对中国企业有何影响

2000到3250亿美元,梦回“大萧条”时期的美国关税

随着上周五美国对中国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25%的关税,美国对中国所有商品的平均关税水平已经达到了18.3%;如果接下来对3250亿商品的加征关税落地,平均水平将上升到27.8%——在2017年,这个数值还只有3.1%,在2018年,则是12.4%

如果用历史数据作对比,这个数值还算不上最可怕。美国历史上最糟糕的保护主义法案,1930年的斯穆特•霍利的法案,平均关税额为38%-45%;而根据彼得森研究所的分析,如果中国没能加入WTO,现在面对的美国关税额将是约38.6%。

但是更可怕的是特朗普的态度。如果他一直秉承着“关税是好事,给国家带来财政收入,鼓励人民购买美国货,让更多制造业回到美国”的想法,很难排除他会继续将关税视作最好武器的可能性。甚至,如果他真的下定决心想将中国从美国的贸易体系中“剥离”开来,继续以历史水平为目标提高关税水平也并非不可能。

对中国来讲更是如此。同1930年美国的贸易保护的“峰值”相比,现在的情况虽然在数字上还没那么糟糕,从整体的情景上可要不容乐观得多。1930年美国的关税是无差别打击,也因此招致了世界多个国家的联合反击;而现在,美国虽然也开辟了多个“战场”,但力度比起中国都是不及:当前美国对主要经济体的关税平均值还是保持在5%以下,特朗普也明确指出了针对对象——他的推文基本上是在说,如果你不想受到关税影响,就别买中国产品。

这样的想法让这一周以来,关于“特朗普到底是想要贸易协定还是关税”的分析明显增加。纽约时报的一份分析援引数个专家的观点,认为美国现在正在走向自由贸易的反面,中美之间的摩擦正是在为全球经济“创造一个新的‘常态’”——关税从最开始的谈判筹码渐渐变成了“解开”两国经济纽带的手段。虽然关税是“伤敌一千自损八百”,但是如果特朗普认为长期来说这个八百会被更多的收益所替换,那么他真的会全力去打出一千的伤害,这也是他现在正在做的。

美国2000亿关税从18%到38%对中国企业有何影响

从纺织行业到全行业覆盖:关税的“产业升级”之路

现在,美国已经对50.6%的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。在所有商品中,中间产品受影响最多,86%的产品都收到了冲击;其次是资产设备、最终产品及其它。具体按照行业分类,皮革产品受影响几率达到100%,半成品食物、交通运输设备、金属、燃料都有超过80%的出口受到影响,动物制品、塑料盒橡胶、木制品、化学药剂、植物产品、机械、石料和玻璃都有过半产品受到影响,电器和电子机械、矿物制品也有超过40%的产品受到影响。纺织产品、鞋类产品、玩具和体育用品受到的影响则只在10%左右。

很明显可以看出,特朗普着意避开了日常消费品,当前受到影响的仍是以工业用品为主。如果再仔细看,特朗普关税的政治目的仍然比较明显:美国的旧工业区(或称“铁锈地带”)受到了比较多的偏爱,关税中的很多产品——机械、金属、交通运输设备等等,都和这些曾经辉煌如今落寞的地区性产业有关,而这些区域大多都是大选中的“摇摆州”。在2016年的大选中,其中的好几个州——如威斯康辛、密歇根和爱荷华——更是被认为对他的胜利有着非常的贡献。

与此同时,特朗普的关税清单和中国当前的产业结构也有一定的关系。

从彼得森研究所的分析来看,美国在上一波针对中国的保护主义浪潮中,主要针对的是中国的服装纺织行业——在当时是中国最主要的出口商品之一,占到总出口额的43%。同时美国当然也不止是针对中国,而是全面限制了服装面料的进口。现在,纺织产品只占中国对美国出口额的8%,美国也只针对了13%的该类产品,足以证明特朗普的目标不在这个存在感越发低的产业;而电子产品、金属产品等分类更多地引起美国的注意——可见,随着中国发展工业,连面临的关税都要相应地产业升级了。

不过产业上的区别都只存在于现阶段。特朗普的3250亿美元商品清单才是真正的无差别打击——96.7%的中国进口商品都将开始承受关税的压力,这也意味着美国消费者将开始真正感受到关税的影响,半成品、成品、工业用品、消费品统统无一幸免。这种极端措施遭到了美国的行业协会、沃尔玛等零售商的多次警告,但是这位美国总统已被证明是非常坚持和坚定的一个人。

比起对美国消费者产生的影响,这些关税对美国企业的影响更是相当大,因为它们不得不考虑将中国移出自己的全球供应链,转而寻找其他的替代品。特朗普的理想状态是这些企业全部回到美国,而现实是它们更有可能选择其他成本低廉的亚洲市场、墨西哥等地区。这些企业固然在一段时间内都会持续受到供应链被打断的影响,但是对中国来说,影响则可能更加深远——如果公司们受到反复无常的外部环境影响而决定离开中国,打造新的加工、物流、供货系统,中国也将损失诸如外部投资、就业岗位等重要资源——这又是另一例“双输”的情况。

这样看来,逐渐迫近的2020年大选对中美贸易可能也不完全只有负面的影响。随着大选临近,特朗普会更看重市场的表现、更关注经济数据、也更在意自己选区选民的意见。长期保持当前的关税额对以上三点都会带来糟糕的后果。相应的,如果无法在大选前给贸易问题至少画上一个阶段性的句号,一旦特朗普成功获得连任,有恃无恐的他只会让中美之间的贸易问题更加尖锐复杂。

彼得森研究所所长步森给中国提供了一些建议,比如在进行报复性措施时保持克制,并且尽量保持在WTO的框架下,避免给美国媒体和政府提供“把柄”;另外,积极接触其他区域性贸易组织(特别是不包含美国的那部分组织);同时,在一些美国格外关注的问题——比如IP上,要拿出看得见的解决方案、看得见的决心——对于美国来说,一直做出承诺还是太过虚无缥缈,无论是特朗普还是国会都喜欢看到一些实际的进展。说实话,不需要特别多的进展,但是要足够吸引眼球,这是特朗普最喜欢的做事方式,用同样的逻辑来对付他也许会获得好的效果。

当然,一定程度上与美国达成共识、用谈判和协议解决问题是一方面;另一方面,就像今天的华为在面对美国“封锁”时的那样,提出并且做到“科技自立”——不仅是科技自立,还有扩大内需、产业升级……这样才能把特朗普“伤敌一千自损八百”的疯狂政策的影响降到最低。

本文整理的部分内容(包括但不限于文字,图片等内容)均来源于网络,只为了系统归纳学习和传递知识;文章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本文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;如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处理!